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美男如此多娇 >> 正文

【八一】传销往事(小说·家园)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车程,庄维从绍兴客运站出来。前面一片灯红酒绿的天地,天空下着蒙蒙细雨,在这初春的江南城市,还带着丝丝寒意。庄维挎着一个黑色的挎包,他漫不经心地从车站出来,车站门口是一座高大的人字形标志建筑。在这座历史悠久的古老城市里,有些许多名胜古迹,斑驳的痕迹沉淀着历史的宿命。

28岁的庄维来自遥远的西部山村,想想自己也快奔三的人了,还是孤身一人。每次回家,父母那苍老的脸庞和期盼的眼神,总在无形中催促他赶紧找对象。半年前在网络上认识一个丽江的女孩,聊得火热的时候,对方告诉他,要来他所在的地方,前提是要庄维过去接她。在聊天过程中,她告诉庄维,她在绍兴一个服装厂做缝纫工,病急乱投医的庄维觉得可以去看看,反正路桥离绍兴不远。冷静后的庄维仔细想想,总觉得不太对劲。每当聊天进入僵持阶段时,对方好像有透视眼一样,总能看穿他的心思。曾在酒店、桑拿馆做过服务员的庄维常常在心里寻思:一个二十来岁,在工厂里上班的打工妹,为何如此精通一个素未见面的陌生人的心思,简直让人怀疑。若是在服务行业里,这倒是可能会有的。经过仔细揣摩,庄维总觉得那人的话语值得怀疑,但他转念又想,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庄维收拾一翻,把新办的身份证和你银行卡藏在宿舍里,身上只带了几百块钱和一张过期的老旧身份证和暂住证。拿出手机,精心地把手机上能借到钱的亲戚、朋友、老乡的电话号码用一张小纸条誊写,并抄了一张,其中一张藏在钱包里,另一张塞在衣角里,并找来针线订好。再把手机里保存的这些号码彻底删除,里面只留一些无关紧要的号码。行李从轻,到路桥车站排队买票。就在庄维刚要买到票时,柳春燕打电话告诉他,她在诸暨,要找到绍兴,再转车到诸暨。

庄维趁着蒙蒙的夜色,顺着中兴路一直往前走。走了一段路,道路两旁是两排高大的梧桐树,鲁迅故居和咸亨酒店就在路旁,庄维想借着这个机会,逛逛这夜色中的历史名城。庄维游过王羲之故里,游过秋瑾故里。他的心情很复杂。

天微微亮,庄维揉了揉干涩的眼眶。昨晚他在网吧里上了一夜的网,打了一夜的游戏,他得赶紧买好去诸暨的车票。经过两三次转公交车,庄维坐上了开往诸暨的城际公交车。到达诸暨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柳春燕在电话里告诉他要到三都镇。上了一夜网的庄维有些头脑发涨,他不知道要到哪里去,也不知道从哪里来。

庄维到三都镇公交车站下车,这里只有一条从城里来的路,一直伸向远处。一个身材微胖的女孩接到了庄维。那女孩打扮朴素,脸上没有用任何化妆品,脸色有些苍白,没有丝毫的血色。庄维感觉有点蹊跷,眼前的女孩和以往照片里的柳春燕有些不一样,但柳春燕不容庄维多想,就拉着她走到道路的另一边,他们搭了一辆三轮车,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后,柳春燕带着庄维顺着弯曲的巷道七弯八拐地绕了半个小时。柳春燕边走边对庄维说:“你的电话怎么打不通呢?”“打得通呀!”庄维未加思索地回答。“你拿来我看看!”庄维不说话,顺手把手机递给了柳春燕。说话间,他们到了一幢二层楼的小楼前,小楼有些破旧,和四周的居民房屋都有一段距离。窗子都拉了严实的窗帘,大门是用木料做成的,在大门的碰锁旁边又加了一个门扣和挂锁。庄维跟在柳春燕后面,柳春燕轻轻地敲了几下门,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打开了门,庄维想想:这个人应该是柳春燕的嫂子,或者老乡,或者同在一个工厂上班的同事。他跟着柳春燕进了门,屋内有一盏昏黄的电灯,发出微弱的光。窗子从里面用砖头砌严实了,并用水泥糊住了缝头。屋内是一些陈旧的摆设,一道结实的木楼梯依靠着后墙通向二楼。在庄维的记忆里,这些摆设都很正常,很多外来务工者,为了节省房租,往往几对夫妻或者几家人合伙租一套房子,每家人一个卧室,几家人共用一个厨房,同用一个客厅,同用一个卫生间,甚至有的卧室与卧室之间只用一层薄薄的层板隔开,隔音效果为零。很多这样的家庭为了节省哪怕是几块钱,而住这样的房子,他们省钱寄回家,给老人看病,给孩子做生活费,在老家盖大房子,可是房子盖好了却是空着的。进到客厅后,那妇女顺手把门关上,柳春燕赶紧拉着庄维的手往楼梯的地方走去。就在他们踏上楼梯的同时,那妇女随手又把门里那加了门扣的挂锁锁上。

庄维随着柳春燕上到二楼,跨过楼梯口,二楼是一个宽大的客厅,客厅里坐着七八个年轻的男女孩,他们围着一张桌子在玩扑克。庄维心想:可能是天气太热,他们都没去上班,或者说是刚过完年,他们还没有出去找工作。就在庄维沉思的时候,柳春燕推开了一个卧室的门,顺手拉着庄维进了卧室,其他人则若无其事地玩着扑克,庄维跟着柳春燕进了卧室,坐在地上的榻榻米上聊了一会儿天。一个二十二三岁的小伙子进来了,这小伙子瘦瘦的,高高的,剪了一个板寸头,看上去精神很饱满。他邀请庄维过去玩扑克,庄维连忙摆手说不去。柳春燕站起身,娇惯的语气中带着不乐的意味,说道:“走吧!我也要去!”

庄维跟着那人来到客厅,那几个人也停止了玩扑克,庄维刚走到桌子边,马上就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抬来一个凳子,热情地招呼庄维坐下。那眼神、那动作、那语气,充满了温馨,充满了虔诚,充满了关怀。庄维刚坐下,马上又有两三个人抢着去给他倒水,那气氛毫无压抑感,毫无命令性。总让人觉得像似一个大家庭一样。一切完毕后,刚才招呼庄维和柳春燕打扑克那小伙顺势坐在庄维身旁,其他人则赶紧找来凳子,分列两边坐下,两眼聚精会神地盯着庄维和那小伙子。柳春燕则远远地坐在众人的对面,孤零零地低着头,一言不发地想着什么。

庄维刚喝了一口水,那小伙赶忙说道:“帅哥,喝一口我们家的白兰地。”对于这个称呼,庄维觉得有些别扭,而且看着不到半杯的白开水有些蹊跷。庄维刚要说话,那人接着说道:“帅哥,来看你女朋友啦!”边说边微笑起来。庄维抬头看了一眼柳春燕,又扭头看了一眼众人,点着头说道:“是的!”那人又笑着说道:“你知道你女朋友是干什么的嘛?”庄维皱了皱眉头,用疑虑的眼光看着柳春燕,小声说道:“不是在服装厂上班吗?”那小伙严肃地说道:“是的,可是几个月前,你女朋友她们厂被一阵阴风刮跑了,不过她现在正在考察一个新项目。她想让你过来帮她参考参考。”庄维听到这里,感觉有些不符合事实,心里一沉,愉悦的心马上凉了一大半。沉思道:糟糕,进了传销窝点了。继而又想到:千万不能反抗,人家能把自己骗来,人家就做好了对付自己的准备。自己又是孤身一人,看两边这两排人的架势。容不得自己反抗,好汉不吃眼前亏,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自己要做的,而且必须马上要做出决断,否则刚才殷勤的这帮人马上就会撕下面具,像饿狼般扑向自己。想到这里,庄维露出轻松的笑容。说道:“没事的,既来之则安之。”那小伙接着滔滔不绝地说道:“我们以为你会有过激的反应呢!来我们这里的人,大多刚来的时候都不适应。”庄维轻松地说道:“无所谓了,来都来了么!既然来了,就好好考察呗!”顿了顿,庄维接着说道:“其实这诸暨就是西施的故里,这绍兴就是春秋时期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的地方。想必你们选择这里,也是为了卧薪尝胆吧!”众人连忙说是,然后也都悄悄松了一口气。那人接着说道:“我叫曹金玉,来自江苏盐城,我们这里这些都是来自天南地北的兄弟姐妹。我们所从事的是一个秘密行业。自从美国安利公司在我国上市以来。每年从我们国家吸走多少钱啊!我们国家为了抵制安利公司,秘密在民间成立了很多公司。我们属于天津天狮集团。我们在为国家利益做贡献,为了抵制国外经济入侵而在这里。由于我们国家加入了世贸组织,不能在明面上公开抵制,所以只能秘密进行,又因为我们的工作具有隐蔽性,一般不与外界交流,所以你的手机我们帮你保管。”庄维听这么一说,习惯性地顺手一摸,这才发现口袋空空的,刚才柳春燕以看手机为名把他的手机收走了。曹金玉接着说道:“我们帮你保管手机,主要是怕你拿着手机乱打电话。因为我们是秘密开展工作的行业,所以容易暴露国家秘密。二来怕你乱打电话,让你的家人担忧,你家人对我们的行业不了解,你给他们打电话只会引起他们的恐慌。你现在考察的行业是不能让外界知道的。”庄维故作镇定地说道:“没事,你们保管就你们保管,我无所谓。”曹金玉扭头环顾了一周,对所有人说道:“今天有新人考察,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这位帅哥。”话音刚落,其余的人便使劲地鼓起掌来。

庄维一边看着眼前近似疯狂的人,一边寻思着如何脱身。最要命的是,万一有人打电话来,该如何推脱。鼓掌完毕后,曹金玉接着说道:“我们来这里,都是来去自由的,这是一个新兴的行业,你来了以后,只要你认真考察了,也看懂了,觉得不合适,那时你可以自己走,我们绝不会拦你。我们还给你出路费,如果不看懂就走的话,你出去以后到处乱说我们的坏话,败坏我们的名声。不过,只要你认真地考察,你会发现其中的奥秘,到时候赶你走,你都不会走。你想想,如果没有发财的机会,我们这么多人,你以为大家都是傻子么?你以为我们想在这里吃苦么?其实我们在这里吃苦只是短暂的,我们在这里吃苦一两年,等我们赚够了钱,我们一辈子都花不完,吃这几年苦能算得了什么呢?剩下的时间我们都是玩,全世界旅游,你的级别到了,你出去玩的时候都在赚钱。”

庄维边听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为了不让他们怀疑,庄维偶尔会插上几句话,不过马上被别人制止了,因为他们认为,打断别人说话是对别人不尊重。末了,曹金玉又一个个地介绍了在坐的各位。并强调说:“我们从事的是新的行业,我们未来要做的是大事业。所以我们在坐的都是老板,你说是吧?赵老板!”说完。他又对着旁边一位高个子,瘦瘦脸庞的小伙说到。那人连忙结过话题说道:“曹老板说得对,对于加入这个行业的人,我们一律称老板,没有加入这个行业的,刚来考察的,男的都叫帅哥,女的叫美女。”庄维有些不耐烦,但又无可奈何,他抬头看了一眼对面一直不说话的柳春燕。

这时,那位给柳春燕和庄维开门的妇女看出了苗头,急忙接过话题说道:“我叫王金花,来自四川。不瞒你说,帅哥,我们在从事的是一个成就亿万富翁的行业,我们这个行业是人人成功的特殊行业。柳老板骗你来是为了帮你,为了让你成为亿万富翁。可能方法有些不对,过程有些不好,可结果好了,一切都是好的。我们要的是结果,不是过程。柳老板也是为了帮你,为了成就你亿万富翁的梦想。等你有了钱,谁还会说你不是,谁说你不是,你可以用钱砸他。我们一个人在这里忍辱负重,为了全家人的幸福,为了让你的家族提前进入亿万富翁的行列,一个人在这里吃苦,全家,甚至整个家族都可以不用吃苦。我们在这里吃苦几年,就可以一辈子不用吃苦了。我老公也来考察过这个行业,现在他在另外一个地方吃苦。诺!曹老板的爸爸也来考察过。”众人七嘴八舌地接过头议论起来。

就在众人议论时,楼下响起了脚步声,一个声音高叫起来“领导回来了!”所有人听到叫声后,迅速一拥而上。有的搬凳子,有的倒水,有的拿毛巾帮助擦鞋子,有的帮忙捏肩膀,有的顺手接东西。众人簇拥着一个二十六七岁的,留着寸头,穿着运动服的人朝桌子走来。庄维一动不动地坐在座位上,忽然有人朝他推了一把,并呵斥道:“快给领导让座。”庄维慢吞吞地站了起来,并朝后退了一步。那人看了庄维一眼,悠闲地走到桌子后面。傲慢地朝众人坐了下去,嘴角裂了一下,威严地说道:“哟!今天来新人了,欢迎!”他抬起双手朝下一压。众人顺势分列两边坐了下来,众人把庄维推到靠近桌子的位置,其余的人分列其后。面对面坐着,表情比较严肃。顿时,整个场面鸦雀无声,那领导干咳了两声,说道:“我叫吴宇!来自四川。我们从事的是一个全新的行业。”曹金玉接口道:“对的,领导以前也是很风光的,但他也放弃了,从事了天狮这个行业。”庄维不知道“领导”是个什么样的官,心里有些发虚。吴宇接着说道:“我以前在酒店里带小姐,带了几个酒店的小姐,一个月收入也有好几万。有时候通过骗女学生来从事那些活动,如果有不从事的,我们一般通过给她们吸毒,让他们有了毒瘾,而他们又没有钱,他们就会乖乖地来求着我们干了。”庄维觉得有些话是说给自己听的。身上顿时有了如芒在背的寒意。在这远离熟人的地方,万一被人来上一手,到时候即使逃出去,也是废人一个。

众人谈话间,有人在楼下叫了一声“开饭了”。位列两边的人一拥而上,纷纷朝楼下跑去,吴宇仰了仰头,说道:“今天有新人,我们今晚吃鸡汤。”庄维一听,心中大喜,饿了一天,肚子早就咕咕叫了。有人抬着一口大大的汤锅从楼下吃力地上来,有人拿着碗筷,有人拿着勺子。锅一放下,众人抢着去给别人盛饭,按照场合的规定:在场的人不能自己给自己服务。哪怕是倒水、端碗的小活都要呼唤别人代劳,而被叫到的人都很乐意帮助别人。寓意着:以后发财了,成了亿万富翁了,可以对别人呼来唤去。眼下的说法是:在这里都是一家人,都要互相帮助,不要太自私,一切要交叉服务。

癫痫病可以控制吗
癫痫病治不好吗
成都癫痫病公立医院

友情链接:

崇雅黜浮网 | 张彻五虎将 | 合同法经典案例 | 盗梦空间片尾曲 | 乱世佳人主题曲 | 年北京户口 | 母婴店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