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脊背筋膜炎 >> 正文

【江南小说】为我活下去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银花三十六岁那年,丈夫得病走了。

丈夫的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最终落得个人财两空。银花一夜之间白了许多发,人也苍老了很多。

抱着才十来岁的儿子罗光明,银花哭干了泪。

泪尽要面临生存。

银花是个普通的工人,因为丈夫治病期间没人照顾,她的工作也辞掉了,专心陪伴至亲的人。在这个小城市里,再找一份工作很不容易,再说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才能,她怎样才能生存下去呢?

银花迷惘地在街上转着,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怎样才能把儿子养大成人。

姐姐劝她做早餐,虽然辛苦,但只要用心去做,就一定能好好的生活下去,也不用面临找工作的痛苦。

银花决定试一试,反正她也没有什么高学历,也没有更好的手艺,只有在这上面去求生计了。

银花做得一手好包子,也会做豆浆。

银花的包子种类多,口味也适中,加上她精心调制的豆浆,生意异常的火爆,正好店面也在小学附近,每天都供不应求。

银花一个人忙不过来,又舍不得请帮工,唯一的姐姐看她辛苦,有时也来帮忙,但还是顾不上来。银花的拼命让姐姐异常的心疼,说:“请人吧,多一个人多一分收入是一样的,何必这样折磨自己?再说光明还小,你如果倒下了,你叫光明怎么办呢?”

银花笑了笑,说:“你放心,为了光明,我会好好的活下去,我不会让他少了一分爱。”

为了给光明一个美好的明天,银花付出了全部的心血和精力,身子也比别人苍老得快。她从来没有放弃过一天,多做一分,就多一分收入,无论白天黑夜,她像一个男人一样的精干,榨尽了体力,流尽了汗水。虽然后来最终请了人,但她自己依然像往日一样夜里三点就起床和面,拌馅,做包子,榨豆浆,一刻也不得停歇。常常一天下来,她累得散了骨架,然而一看到儿子心疼的目光,她立即舒畅起来,仿佛看到了无限的希望。

因为银花的苦干和对儿子深深的爱,光明虽然失去了父亲,但他却过着很幸福,母亲给了他宁静而温馨的生活,母亲像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极力保护着他开开心心地过好每一天,母亲把笑容和乐观天天尽展现在脸上,无论多累,看到光明背着书包来到她的身边,她就暖暖地笑了。

光明是她的精神支柱,为了儿子她不害怕生活的艰辛。

银花的包子店一开二十来年。这二十年里,光明上了大学,学成后留在省城,先后做了不少工作,然后做了房产生意,渐渐兴旺发达起来。光明买了豪华别墅,买了好几辆豪车,人们都羡慕地说,银花苦尽甘来,终于可以享清福了。

银花看着儿子辉煌的成就,幸福地笑了。

在儿子的一再要求下,银花把店盘给了别人,累了二十来年,也该歇歇了。再说她的身体也经不起折腾了,比起同龄人,银花的身子骨非常的清瘦,长年的熬夜,用力和面,看起来简单,却很要力道,而她硬是撑了二十年。她的头发比别人白得多,腰有些弯了,像直不起来的样子,皆是太用力太用心的缘故。

光明心疼母亲,想接她来省城住,可是母亲死活不同意,母亲说,她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环境,也习惯了这条街,喜欢老街道的人和事。

母亲不肯去省城,成了光明心头难解的结。

母亲的固执,让光明毫无办法,任他在商场上再怎样的呼风唤雨,可是他耐何不了母亲的决心。

母亲不去和他同住,他只好两个家来回跑,好在妻子非常理解他的行为,也支持他这样做,他的母亲为了光明吃了太多苦了,任谁都不忍心丢弃老人不闻不问。

银花自从清闲下来,突然感觉有些不适应,做惯了的生命,受不了这份安静。她只能每天在门口转来转去,心境也平和了许多,只是渐渐的很孤独很寂寞,虽然光明一再要求她住到一起去,但是她爱极了几十年生活的地方,离开这里,她怕自己活不下去。

这条街支撑着她的生命,这座小城里有她风风雨雨的一生足迹,虽然生活把她曾经变得像个男人一样的生存着,但她喜欢这里,再也走不动别的风景。

不是不想走,而是她累了,不想再动。

光明心疼母亲,每每看见母亲静静地坐在门前晒太阳,看来来往往的邻居,那是母亲最幸福的事,这里的乡亲成就了母亲的一生轨迹,他突然之间,理解了母亲的感受。

罢了,既然母亲离不开这里,那就随她的心意吧,也许母亲需要安宁,儿孙能给予母亲富贵,但给不了她心境祥和,这里是母亲的根。

光明每个星期都一定要来看看母亲,无论多么疲累,风雨无阻。

这种情形一直持续了十年,母亲也六十多岁了,母亲越来越苍老了,而且越来越虚弱,终于有一天,母亲病倒了。

光明跪在母亲床前,默默地难过。母亲就像一根快要燃烬的灯心,只剩下微弱的气息,母亲怜爱地摸摸他的头,像小时一样的温柔,母亲浅浅的笑,说:“孩子,别难过,我知道你已经是人上人了,我对得起你的父亲,也非常的放心,我不再有遗憾了。我知道你也不再需要我,我活着,对你一点帮助也没有了,你已经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男子汉,我满足了,所以我该走了,一点也不伤心。孩子,你也不要伤心,好好的活着,活着踏实,活得光明,不要替我悲伤,我是幸福地离开。享了这么多年的福,我已经很知足,不再求无聊地活着,一点意义也没有。”

母亲就要去了,光明越发的难过,他多么盼望母亲能长命百岁啊!只要母亲活着,他愿意付出所有的代价。

这天,光明去省城好久都没有回来,母亲有些焦急,虽然她的身体非常虚弱,但她还是支撑着爬起来,摇晃晃地来到门口想看看光明回来了没有,她担心儿子开车出事。

路上没有光明的影子,倒是让她听见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原来她生病这段时间,光明天天陪着她,无心顾及生意,致使公司出了很多故障,更让她伤心的是,儿媳的弟弟竟然掏空了光明的公司,逼着姐姐和光明离了婚,唯一的孙子也归了她。光明现在一无所有了,又变回了从前的穷光蛋一个。

母亲又惊又气,身体顿时变得轻盈起来,充满了生机,保护光明成了她活下去的力量。

母亲焦灼地等待着。

果然天黑的时候,光明垂头丧气地回来了,还带来了他的一些衣物,他是骑着破旧电动车回来的,大约那些豪华的车子都卖掉了吧?可怜的儿子!

母亲在心里一声叹息,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下床给他做饭。

光明又住回以前的房间,每天对着电脑,有时也会出去转一转到天黑了再回来,回来的时候,情绪恶劣,眉头深锁,似乎碰上了很愁人的事,不知道他在干些什么,也不知道他遇上了什么困难的事。

母亲心里异常的难过,她也不敢问,她怕伤了儿子的心,既然他不说,她也不提,但她心里明白,儿子此时最需要的就是母亲的宽容和理解的爱,她要用行动默默地支持儿子东山再起。

母亲拿出所有的积蓄,加上儿子这些年给她的钱,也是一笔可观的财富,母亲把钱全部交给光明,说:“我要这些钱也没有什么用,你拿去吧,也许能帮你再做些事。儿子,无论你遇到什么事,你记住,妈妈永远是你最坚固的后盾,我相信我的儿子一定能度过这个坎,重新站起来,活着光明。”

光明颤抖着手接过母亲手中的钱,泪轻轻地滑过脸庞。

这世上最伟大的爱莫过于母亲的柔情。

母亲又悄悄地变卖了所有的金饰,这些钱足够她开一个包子店了。

母亲又做回了老本行,不过,此时的母亲不再是自己一个人经营了,她请了几个员工,因为她的体力有限,不可能再去做那些粗活,但是包子馅一定是她亲自指导亲自品尝才算放心。

这里的街道经过二十年的变化,旁边也新建了许多小区,早餐的生意从来就是最火的。她的包子店一开张,生意就非常的火爆,加上她独特的豆浆配方,味道醇美,喝起来异常的香浓,包子种类繁多,让人有许多喜欢的选择,自然是买的人欢喜,吃的人也高兴再来光顾,一来二往的,她的生意又像二十年前一样热火朝天,甚至有过之而无及。每天店里人爆满,让母亲看着非常的舒心而轻松。

为了儿子,她愿意一切重新开始,也愿意再次像男人一样的忙碌当起家,当家的女人是快乐的,比起以前的清闲,她又获得了无穷无尽的力量。

光明依然每天进进出出,渐渐地她看出儿子的眉头不再深锁。然而有时,一连几天他也不回家,只是打几个电话报给她自己平安。有时还会带孙子回来看她,母亲看见孙子也无比的欣慰,不管儿子和儿媳之间有多大的问题,但孙子是她的血脉,她爱孙子和儿子一样深厚。奇怪的是儿媳也常回来看她,一如从前的温柔贤惠,让母亲有些恍惚,看不出她的狠毒心肠,更感觉不出他们离婚了,一家人在一起依然其乐融融,母亲把这一切疑惑默默地放在心里,不想问,也不想责备,也许他们有他们的理由吧。

光明脸上也慢慢有了笑容,虽然他没有钱贴给母亲,但是他很乐意每天吃到母亲做的饭菜,每天喝着母亲亲手熬的粥,真是一种别样的幸福,最重要的是母亲为了他又有了活下去的动力。

这样一晃又是十五年,母亲的包子店也开得越来越大了,在这座小城里也有了不小的名气,光明的事业似乎又有了进展,母亲也放心了,她依旧在店里忙进忙出,因为她害怕自己一停下来,光明又有了灾难谁来帮他度过呢?

但母亲毕竟精力有限,身体也老化了,非人力所能挽留了。

老掉的母亲再一次病了。

就在她弥留之际,许久不见的儿媳静静地守在她的身边,当她清醒时,惊讶地看着她,这个她曾经深深恨过的儿媳。

儿媳默默地流泪,告诉了她一个难以置信的真相。

原来光明看到母亲因为万念俱灰,没有活下去的感觉了,他非常的心痛,为了挽留母亲的生命,他才想出了这个法子,故意让人传播他破产婚姻破裂的消息,只为了让母亲知道儿子的不幸,儿子还需要她。有了儿子的需要,母亲又会生出老虎保护幼崽的心,才会好好的活下去。因为他知道母亲的个性,母亲是逢难而上的人,绝不因灾难而退缩一步。

其实这些年,光明的生意做得更大了,但他最宝贵的财富却是生他养他给他力量的母亲,母亲活着才是他最大的幸福,也许母亲不能享受他的清福,但母亲却可以因他而多活如许年,他就很满足了。

儿媳紧紧地握住她苍老枯藤一般的手,动情地说:“妈妈,你放心,我会替你照顾光明,谢谢你为了光明勇敢活下来,因为你,我知道什么叫爱,我们一家会永远地守在一起,此生不离不弃。”

母亲欣慰地笑了,看着儿子,无比的温柔和慈祥。

光明跪在母亲的床前,深情地看着母亲,为了我,你终于又活下去,母亲,你的伟大,就是我幸福的根。

母子二人相视着在泪中微笑。

母亲祥和地去了,享年八十一岁。

癫痫病怎么治去根
癫痫病一定要吃药治疗吗
癫痫常见的症状有哪些

友情链接:

崇雅黜浮网 | 张彻五虎将 | 合同法经典案例 | 盗梦空间片尾曲 | 乱世佳人主题曲 | 年北京户口 | 母婴店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