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告别革命 >> 正文

【江南】不说再见(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梅(网名)看着QQ上那个应经存在了两年的名字——雪,流着泪,删掉了。从此,分项里,少了一个组!因为雪单独站了这个叫“你在他乡还好吗”这个组。然后,梅轻敲键盘,轻轻叹着气,写下一首诗歌:

《断桥残雪》

没有什么大不了/

断桥送走了白娘子/

我送走了你/

不用说再见/

其实你蓄谋已久/

冷淡里诠释着一切/

无需言语/

雪藏一些美好的过去/

然后/

桥是桥/

路是路/

难再续/

难再续/

就让那段故事与雷峰塔/

一起倒塌

梅的心好痛,自己上网,无非就是想在空间谢谢文字,抒发一下自己对人生,对现实的看法,即便加了好友,也从来不想聊天,只是空间互踩、留评。雪是个意外。

在一个诗歌群里,雪认识了梅。然后就加了她好友。

“梅,欣赏你的才情。你写的日志,我几乎每篇都拜读过了。”

“知道你常来我空间,所以我才同意你是我的文学好友。”

“我从文字中懂得你的善良如水,从中看出你对生活的渴望、追求。”

梅微笑着“谢谢你的懂得。我也看了你的诗歌,看得出,你是个性情中人,懂得人间冷暖。欣赏你的诗歌。”

就这样,互相欣赏的同时,友情悄悄的有了点热度。从文字的聊天到语音聊天。

如果梅不上线,他就着急,就惶恐,怕梅不理她。

梅刚上来,他就指责“为什么不理我?”

“没,我没不理你呀,你敏感了。”

“你是与别人聊天吧?是跟别人语音吧?”

“切!不许怀疑我。”

“那你把手机号给我。”

“有必要吗?QQ上聊还不够吗?”

“如果你不在,我好打电话问问你怎么了呀,不然,我会急死。”

梅心里明白了雪是在意自己,就把电话号给了他。电话里他说“我们是闺蜜,以后咱们谁都别伤害谁。好吗?”

梅咯咯咯地笑了“什么叫闺蜜?有男闺蜜吗?”

“闺蜜就是无话不谈的朋友,但不是情人,闺蜜比情人还要好,还要真,还要久远。”

“好吧,闺蜜,呵呵呵。”

就着样,梅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了感情的激流。

当他不在线上,也不给自己打电话时,梅的心里充满着渴望与焦虑。到这时,梅明白了,自己对这个闺蜜的依赖越来越不能自控。

梅有一个很恩爱她的老公,还有个超可爱的孩子,她有一种犯罪感,觉得自己这就叫精神出轨!

但,当他来电话,还是会接,因为已经习惯了。

时间过了两年,雪的诗歌大有进步,他想试着投稿,“想青史留名”,于是,他们的谈话变得可有可无,越来越淡。

梅也知道他的心思,也明白了雪是个能进能退的人,更加明白了他已经把梅淡忘了。但梅还是想确认一下。

“雪,你还记得你说过,你是一片雪花,愿意从辽远的天空飘下,落入梅花的胸怀,哪怕会被太阳融化,片刻的相守,也是美好的相遇。”

“你太闲是吧,吃饱了吧。”

梅瞬间泪如雨下,原来自己是吃饱了撑的!呵呵呵……这就是不要互相伤害的初衷吗?!

“好的,以后再也不会打扰。保重。”

梅又写下一首诗:

《死》

没有人可以避免/

就如你最终的离开/

其实都心知肚明/

只是不想受伤害/

谁都不说再见/

不想放手的是爱/

花的梦里面/

会有个果/

蝴蝶的梦里面/

有个梁祝/

我的梦里面/

有一声叹息/

没有落款

梅花不是不会哭,只是未伤了花蕊。网络呀,有徐志摩的话说“谈着谈着就淡了,走着走着就散了……”那些痴男怨女们,切记,不要在网上寄托太多牵挂。

老年人癫痫日常怎么护理
幼儿癫痫发作抽搐的处理
小儿癫痫病能否治好

友情链接:

崇雅黜浮网 | 张彻五虎将 | 合同法经典案例 | 盗梦空间片尾曲 | 乱世佳人主题曲 | 年北京户口 | 母婴店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