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哔哩哔哩站 >> 正文

【家园】脸面(中篇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又到了开学报名的日子了,贫瘠的山坳里蜿蜒着的210国道上奔跑着永远数不完的车辆。韩华一家四口人就坐在这国道上跑着的一辆班车里。车子不紧不慢在跑着,车子跑过,国道两边的山啊、树啊、水啊、人啊、羊啊、狗啊就都向后甩去。在韩华的眼里,这些山是美的、树是翠的、水是清的、人是和蔼的、羊是可爱的、狗是诚实的。韩华现在的心情好极了。因为他是去县重点中学的路上;因为他就要成为县重点中学的学生了;因为他将要在那个学校度过他人生之中最重要的六年。

韩华,个头高挑,清瘦的脸,穿着一身半新不旧的衣服,背上背着一个重重的书包,一手提着一个塑料袋子,袋子里装着前些天从镇子上买的洗漱用具,一手扶着座椅的靠背,面向车窗,凝神远望,目不转睛,好像要把这山川大地尽收眼底似的。

韩华家的村庄距离学校只有30公里,不算太远,班车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就到学校大门外了。韩华的父亲老实巴交的韩贵山一肩就把一个铺盖卷扛下了车,韩华的母亲打扮的朴素而又好看的杨巧杏抱着两岁的女儿跟着韩贵山也下了车,韩华在下车时又从行李架上取下了一个装着脸盆和饭缸的塑料袋子,一家四口人踏着水泥路面朝着纷乱吵嚷的校园大门走去。就在他们要迈进大门的时候,身后响起了小车不停的喇叭声,韩华一家四口人赶紧躲在大门边看着一辆车进去,又一辆车进去,一直进了四两车后他们才得以进了校门。

进了校门,韩华便看见刚进去的四辆车就停在校园里已经停好的一排车边。从哪些车上也是走下一家三口或两口来学校报名的,而那些车上走下的男人都是衣着高档,女人却是高雅华贵,男孩是名牌服饰,女孩却是花枝招展。韩华看着那些车与车上走下的主人后又看看前面扛着铺盖卷的父亲,一种莫名的苦楚就显在他的脸上。心想,我和那些学生将会成为同年级的学生。

韩华是凭成绩考进来的,所以他的入学手续办起来也就很顺利,一个小时后,韩华便把父亲扛进校园的铺盖卷和他带来的所有东西都搬进了宿舍自己睡的床上,在母亲熟练的帮忙下,他的小床边俨然像个温馨的窝了。

一切收拾好后,韩华便要送父母亲回家了。

下了宿舍的楼梯,韩华的母亲便从包里拿出一大壶绿豆汤,递给热的满脸汗水韩华,韩华一仰脖子,咕咚咕咚,绿豆汤就下去了少半。而后韩华便把那壶绿豆汤递给同是满脸汗水的父亲。韩贵山也是一仰脖子就差点要把绿豆汤喝完,最后杨巧杏就把绿豆汤喝了个底朝天。就在杨巧杏喝绿豆汤的时候,韩华便把正在母亲怀里抱着奶壶喝奶的妹妹从母亲怀里抱过来。韩华在妹妹的脸上亲了亲,然后把妹妹递给已经喝完汤的母亲,接着他对父母亲说道:“妈、爸你们都回去吧!妈,你不要记挂我,遇礼拜天我会回来的。爸,你今晚就要去煤矿了,去了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为两个奖金硬撑着干活,一放假如果有顺车我就会来看你。爸,如果放假能揽下给小学生补课的活,我就不来看你了,从现在开始我会尽量给你减轻负担的。爸,你到煤矿后,妈不在你身边,如果身体不舒服了,一定要舍得买药看病,有病千万不可扛着。”

韩贵山听着儿子说着这些如大人一般的话,早已泪眼模糊了,他反而不知道要对儿子说些什么,或者交代什么,只见他费劲地从笨拙的嘴里吐出两句老掉牙的台词:“爸爸是大人了,你一定要好好学习。”

杨巧杏用一只胳膊抱住女儿,腾出一只手给儿子衣领翻正,又给儿子拍拍后背上刚刚搬东西在墙上靠上的灰,做完这些,她才说道:“华,你听下(ha)你爸的话了,我们这就走了,赶黑你爸还要坐王老板的顺车去煤矿,妈还要回家给你爸收拾衣服。华,以后你就是一个大人了,我们不在身边,一切都靠着自己,上课好好听讲,下课不敢和男孩子打架,如果身体不舒服了就要买药吃,礼拜天不上课最好回家,妈给你做好吃的。”杨巧杏很细心地唠叨了半天,然后跟在韩贵山的后面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儿子。

韩华双眼含泪送走父母,转身就上了宿舍楼,走在楼梯间,他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六年之后,他一定要以优秀的成绩考上一本。

从此,韩华便寄宿这所学校,开始了他六年的寒窗苦读。

韩华家住的村庄虽然离县城只有30公里之遥,但由于黄土地的贫瘠已经养不活黄土地人,所以村庄里有能耐的人都已经不住村庄了,有进城打工的,有出外谋生的,更有在县城买了房子居住的。王老板也就是这个村庄里长大的,是这个村庄里目前最为显贵,最为有能耐,事干的最大的人。

王老板不老,他很年轻,今年才28岁。之所以那么年轻当老板,还是因为他的老子老王。

老王也只有50岁,是一个暴发户,全是因为国家的政策好,让一个没多少文化的老王在一夜之间就差一点就变成了亿万富翁,最后屈尊千万富翁的行列。

老王原来是个农民,受不下苦的农民,所以不靠受苦,靠走轻路,倒倒这,卖卖那,做着一些空手套白狼的小生意。老王喜欢喝酒,交了很多的酒肉朋友。老王很仗义,用做生意赚来的钱请人喝酒,喝的时间长了,自然就结识了几个有用的朋友。老王的业余时间安排除了喝酒就是看新闻。一天晚上看了半个小时新闻后,他突发奇想就要贷款买煤矿,当时煤矿正值低迷,煤价低的可怜,很多煤矿停业。在那种情况下自然买煤矿者就成了卖煤矿者的救星了。老王又一次摆酒场后就顺利地和一个银行里的朋友贷了一笔巨款,他只是告诉银行的朋友,他要做大生意,但并没有告诉朋友他要买煤矿,他担心告诉了,银行会拒绝给他贷款。

半年后,煤价出乎意料的开始上涨,一涨再涨,老王发了,老王那只用了500万买的煤矿一下子涨到9800万,老王一下子由一个做小生意的摇身一变就成了千万富翁。老王厚谢了银行里的朋友,为此银行里的朋友就和老王成了铁哥们,他们互相为对方铺垫起了一条通往富贵的黄金的大道。

老王有钱了,他的爱好就开始广泛,他有钱之后增加的第一个爱好就是按摩,其实这按摩只是幌子,按摩的内幕是寻找刺激。

老王有钱了就觉得糟糠妻子不受活了,没感觉了,无论从那个方面也无法与那些水嫩风骚的按摩女郎想比,久而久之,老王的这台老机器不知怎么就不管用了。一次酒后找女郎按摩,高潮还没到就倒在床下了。老王的突然变化吓坏了按摩女郎,她衣衫不整的叫来了老板,和老板一同把一条线不穿的老王只裹了个床单就送去医院抢救,抢救的结果是老王是因酒后剧烈运动引起心脏病复发,幸亏抢救及时,否则……医生建议老王必须戒酒,然后回家安心调养。老王这才退居二线回家养病,把煤矿交与大学毕业的儿子管理,故有了一个年轻的王老板。

富人与穷人的最大区分是,富人可以随心所欲地花钱,穷人却要为一日三餐犯愁。就在老王在城里花天酒地进医院的时候,韩贵山却为儿子开学的费用愁的觉睡不好、饭吃不下。

韩华考入县重点中学眼看就要开学了,可眼下韩贵山连儿子的入学学费和住宿费也凑不齐,老实巴交的韩贵山圪蹴在院子里开始犯愁。机灵的杨巧杏抱着刚刚两岁的女娃站在硷畔上看见前村的老王从公路上走过去之后,随即便有一个主意,她转身走在当院圪蹴的韩贵山身边,附在韩贵山的耳边低语道:“你试着和前村回家养病的老王去借点,听人说老王挺慈善的,他又那么有钱,给儿子借点学费想他不会难为我们的,去,今晚你就去。”杨巧杏一个劲地撺掇着愚钝的韩贵山。

韩贵山动摇了,他低声说道:“那你和我一起去。”

“昂,你个脓包。”杨巧杏在韩贵山头上戳了一个指头后把娃递给韩贵山就回窑里打扮去了。

杨巧杏只是稍做了点打扮,因为是夏季,衣服穿起来简单,她从柜子里拿出自己平时舍不得穿的一件一个亲戚送她的花连衣裙,然后洗了把脸,把头发很随意的朝后挽起来。别说杨巧杏只是稍稍的一打扮,脸上倒显出了一种高贵,平添了几多韵味与优雅,那原本的美人胚子让人看了会一览无余。杨巧杏不打扮不要紧,一打扮却就激活了老王的那颗怜香惜玉爱心,以至于到后面的日子里竟然如胶似漆、难以割舍,直至在这个小村里起了惊涛骇浪。

“华,看会妹妹,妈和你爸出去一会。”傍晚杨巧杏把女儿递在给儿子韩华怀里说道。

“做啥去?”儿子不解地问道。

“去前村给你借学费啊!你看你爸那窝囊样,非要我去不可。”杨巧杏说话间跟着丈夫出了门,她并没有告诉儿子他们要去和谁借。

村庄,夏日的傍晚宁静中透着清新,偶尔有狗叫,却不知从谁家院落里传出,一弯月亮透过云层,照射在国道两边郁郁葱葱的庄稼上,同时也把黝黑的柏油路面映射出一种鬼魅的色彩。傍晚的村道上已经没有多少人在走了,现在村里的人们大都应该在自家院落里乘凉闲话。“狗蛋,快下(ha)来睡觉。”从前院里传来李家奶奶一声浑浊的喊叫打破了村庄的宁静,紧接着一个顽皮的男孩便从一个院坡里疾跑下来,进了自家的院子,顷刻间,村庄又恢复了宁静。

杨巧杏紧跟在韩贵山的后面老远就看见了老王家的红色大门,因为那红色大门上面是不分节假日始终挂着一个很大很红的灯笼,而那灯笼里的光线足以让那红色的大门即使在漆黑的夜晚也会显得特别的醒目。

老王家与村里的别的人家的庄院是有区分的,高墙深院,气派而豪华的红色大门,门外还蹲着两个大号把门石狮子。这样气派的豪宅大院在这个小村里是仅此一户。

杨巧杏夫妇上到老王家的坡院,看见红色大门紧闭。韩贵山停在大门前踌躇了半天还是退后一步让杨巧杏敲门。

杨巧杏用手拢拢额前掉下来的两缕秀发,然后拽拽裙摆,确信自己形象良好时才抬起右手把大门的门环在大门上撞击了三下,大门被撞击之后发出三声清脆的声响后,院里传来了浑厚而富有磁性的男中音:“谁啊!门没关,进来吧!”

这才杨巧杏推开了大铁门,开到只能进一个人的时候,杨巧杏闪到一边让韩贵山先进去,而后她跟着进去又闭了门。

老王就半卧在一棵歪脖子枣树下的一张藤椅上闭着双眼纳凉。他的胖老婆则在他对面坐把木椅,嘴里却在磕着瓜子。

听见大门开了又闭了之后,老王睁开眼睛。

老王竟然先注意到了走在韩贵山身后的杨巧杏,是杨巧杏与村里别的妇女的与众不同吸引了他。

老王看见衣着朴素、丰韵犹存、仪态端庄、一脸好看的杨巧杏后禁不住又想起了城里的按摩女郎,在朦胧的月光下,老王看见杨巧杏比城里任何一位按摩女郎都妩媚,一种浑然天成的自然妩媚,老王有点动心,他的内心竟然身不由己的就涌起了许多激情。老王坐直了身子。

杨巧杏夫妇只是站着,他们没敢坐在老王的胖老婆示意他们坐的石凳上。韩贵山诚惶诚恐地给老王递上去一支他抽的低价大前门香烟时,老王给他摆了摆手,之后韩贵山便把烟复又装进兜里,才唯唯诺诺地开始诉说他眼前的窘迫和难处。当老王心不在焉地听完韩贵山笨拙的表述后竟然爽笑一声,而后目不转睛地看着杨巧杏说道:“贵山老弟,你见外了,需要多少,你尽管开口,听你这么一讲,我突然就想起,我应该给你找份活干才是解决你的难处啊!这样吧!我儿子在大柳塔现在又开了一个新煤矿,正需要工人,你就去哪里吧!我的宗旨是要带动我们全村人都富起来,你把家里都安排好,等我儿子下次回家,你就坐他的车去煤矿吧!至于我借你的钱,就算是提前预付你工资,这样,你的工资就提前一个月预支,谁让你遇上我这个慈善家啊!”说完他便叫他的老婆进门拿钱。

杨巧杏夫妇自是千恩万谢、感激涕零。杨巧杏赶忙说道:“要是以后每月有工资领,开学这一下(ha)有两千足够了。”

“这么点就够了啊!老婆子,拿三千元来。”老王大声向已经进了窑洞的老婆喊道。

老王把老婆递过来的三千元全部递在杨巧杏手里。杨巧杏说用不了三千的,所以退回一千元在老王手里,老王把那一千又递给杨巧杏,并拉起杨巧杏的另一只手,然后把他的手按在杨巧杏的手上,这样老王的两只手就把杨巧杏的两只手按在他的手心里,然后捂着说道:“另外这一千元就算是我给侄儿赞助的,不要还的,让他好好学习,以后给我们村争光。”老王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始终没有离开杨巧杏,他的目光好像要暗示杨巧杏什么,于此同时他的手用劲捏了一下杨巧杏的手然后才松手,松手后他的目光就从杨巧杏的脸上一直游移到脚趾。

杨巧杏尽管在来前着意打扮了一番,但她还是忘记换一双好看的高跟凉鞋了,其实不是她不想换,而是她没有,来时她自然想换那双高跟皮鞋,但那鞋穿在脚上脚特烧,所以她把穿上的高跟皮鞋又脱下,只穿了一双凉拖鞋,还是很便宜的那种平底拖鞋。

当老王的目光定格在杨巧杏的脚趾头上时,杨巧杏就开始不自然,她的不自然完全表露在十个脚趾头的不停蠕动上。现在的杨巧杏为自己捉襟见肘的生活状况感到一种莫名的耻辱,她想,等韩贵山捎回第一笔工资,她一定要为自己买一双好看的高跟凉鞋。

儿童癫痫病多久会好
驻马店好的癫痫医院是在哪
额叶癫痫能治好吗

友情链接:

崇雅黜浮网 | 张彻五虎将 | 合同法经典案例 | 盗梦空间片尾曲 | 乱世佳人主题曲 | 年北京户口 | 母婴店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