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北京市计划生育 >> 正文

【流年】今天你要嫁给我(小说)

日期:2022-4-2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吱呀……吱呀”,不知道存在多少年的古宅楼梯踏板,在这万籁俱寂的午夜,清脆又瘆人。

一个穿着紧身瘦腰青绿色连衣裙的女子,神色紧张,小心翼翼地沿着楼梯往下走着。

四周一片静谧。除了偶尔隐隐传来的轻微狗叫声,就只有自己急促地呼吸声了。

楼梯拐角处的两盏白色落地灯,让她秀美的脸色平添了一份苍白。

映射在墙上的两个影子虽然局部有些重叠,但依然清晰可辩。中间交错的部分有点像是一个无头的人在慢慢行走,看上去很诡异。

这名女子是十分钟前醒来的。在醒来的那一刻,除了口渴,就是头疼。

在她最后的记忆里,应该是在一家很浪漫的餐厅包间里和她的男朋友共进烛光晚餐。

席间她和男朋友聊得非常愉快,也很甜蜜,几杯红酒下去,两个人都有了几分醉意。

借着这分酒劲,她男朋友终于鼓起勇气,拿出一个非常精致的心形戒指盒,单膝跪地,把戒指盒用双手举在她面前,并缓缓打开了。

就在她以期盼幸福又羞涩的眼神盯着缓缓开启的戒指盒时,她惊讶的发现里面并不是想象之中的戒指。

当盒盖完全打开时,她终于看清楚了,是一卷红色的小纸条。

她好奇的用手指尖捏住小纸条,拿出来打开一看,上面用毛笔小楷写了两句诗: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在看到这句诗的瞬间,她眼前一黑,腿一软,就跪了下来。原本红润可爱的脸颊顿时变得毫无血色,似乎是真地吓坏了。

在她对面的男朋友连忙冲上来把她扶住,又从她手里接过纸条一看,咬牙切齿地喊道:“妈的,怎么又是他!向东流,你给我滚出来!少他妈给我装神弄鬼的,有种出来……”

可是,他还没说完,一支雪白寒冷的冰箭忽然狠狠地钉在了他的眉心位置,随后箭身很快融化了,露出一个圆圆的血洞。

很快,从血洞里先是流出一些碎冰碴,之后暗红色的血液和粉色的脑浆汩汩地流了出来。

“啊……”女孩看着眼前已经失去生命的男朋友,凄惨地大喊一声就晕死过去了。

等她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间陌生的卧室里。

她从床上坐起来,发现床头柜上有一个紫红色的请柬。

她好奇地拿起请柬,打开一看,里面居然有她的名字——燕香泥。

除了她的名字,里面还有一句话:欢迎来到生死之恋会所,参加「今天你要嫁给我」死亡游戏。

在请柬的中央还印着一个面目狰狞的黑色骷髅头。

她吓得把请柬一扔,连忙从床上起来,冲到窗前,推开窗户,探出头一看,她发现自己是在一栋别墅里。

借着窗外的月光,她判断自己所在的别墅一定是地处很偏僻的郊外。

因为只有郊外的别墅才可能有这么大的湖泊。而别墅就在湖泊中央。

她所在的卧室在三楼,上面好像还有一层。

她看到卧室里仅仅只有角落里亮着一盏白色的落地灯,有些昏暗,让她感觉很恐惧。

于是,她尝试着去打开屋里所有的灯,结果令她惊讶的是,似乎其它的灯居然都没有灯泡!

她凑近仔细一看,原本灯泡的位置,竟然都被一个个黑色狰狞骷髅头所取代。

她吓得不由自主地捂着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大喊大叫,还是不要发出任何声音才好。

因为她不确定大喊大叫是不是反而会引来让她更可怕的人。

她颤颤巍巍地走到卧室门口,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心翼翼地把门拉开了。

外面是一条同样昏暗的走廊,走廊很长,两边都有房间。

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看上去阴森森的,时不时有股冷风吹过来,让她禁不住打了好几个寒颤。

在走廊中部好像有一个楼梯口。她悄悄来到走廊里,向前走了几步,来到隔壁的房间门口,她轻轻敲了几下门。

等了一会,没有听到任何反应。她缓缓地转动门把手,“咔嗒”一声,门开了。

她把门开到最大,探进半个身子,用最颤抖的声音问道:“有人吗?”

半响,依然没有丝毫回应。

她只好抬起脚,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进去一看,她发现这也是一间卧室,格局和她之前离开的那间一模一样。

也是角落里有一盏昏暗惨白的落地灯。

而床上也躺着一名女子,她惊喜地靠近,试图想叫醒那名昏睡的女子,却发现无济于事。

随后,她又去了走廊里的其它房间,发现里面都有一名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孩在昏睡。在每个女孩的床头柜上,都有一张和她房间一样的请柬。

无论她怎么摇晃她们的身体,都叫不醒她们。

无奈之余,她只好独自来到楼梯口。此时此刻,她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逃离这栋诡异的别墅。

当她一步一步从年久失修的楼梯踏板往下走时,每走一步,那一声清脆的“吱呀”声,都让她心惊肉跳。

就在这个时候,她无意中从眼角的余光中,看到身后的黑暗中,朦朦胧胧有一个男子正举着一把刀向她扎了下来。

“啊……”她吓得惊叫一声,一脚踏空,从楼梯上滚了下去。每次刚停止滚动,她就又爬起来向前冲。

可是由于慌乱,每次都又踩空,从楼梯上再次滚了下去。

就这样,她几乎是顺着楼梯从三楼一直滚到了一楼,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她猛然间爬起来,拉开别墅大门,疯了一般冲了出去。

没想到刚离开别墅大门不远,就没路了。

眼前是一片湖水,附近看不到一只船。

身后的别墅里有一个急促的脚步声正追了过来。显然她没有时间犹豫了。

好在她是国家女子游泳队的队员,潜泳是她的强项。于是,她毫不犹豫的跳入水中,快速潜入湖底。

当她感受到湖底有一股快速流动的暗流时,心里一喜。既然有暗流就说明这湖水不是死水,应该是通往附近的江水的。

她屏住呼吸,在漆黑冰凉的水中很快调整好自己的身体,顺着暗流汹涌的方向快速游了下去。

由于水流速度很快,几乎不用她怎么用力游,就已经快速地向前冲去。

大约过了三分钟,这已经是她地憋气极限了。

就在她拼命挣扎地想离开这股暗流时,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力气了。

在大口大口地灌了几口水后,她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朦胧。

就在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那一刻,忽然一声哗啦啦的声音传来,紧接着许多新鲜空气涌入她的鼻子里。

她诧异地睁开眼睛一看,果然不出她所料,暗流把她成功带出了那个湖泊,从一个半山腰的山洞里随着瀑布向山下的一条江水坠去。

在落入江水的瞬间,她本能的再次深呼吸一下,彻底被江水淹没。

等到下坠的惯性结束后,她拼命向水面游去。

当她浮出水面,大口大口呼吸新鲜空气时,她知道自己终于逃出生天了。

可是,里面还有很多像她一样的女孩被困在里面,她要报警,让警察赶紧把她们也救出来。

否则她们一定是凶多吉少了。

毕竟自己逃离了,对方一定会担心自己报警,在警察找到那里之前,杀死那些女孩后逃跑。

想到这里,她四处张望一下,就向最近的岸边游去。

当她筋疲力竭的游到岸边的一处丛林时,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就在她想稍微休息一下,就爬上岸时,却惊恐地发现她不小心惊动了一条蛇。

可是,她实在没有力气躲避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毒蛇狠狠地咬在了她的胳膊上。

一阵又麻又痒又疼的感觉从胳膊快速传遍全身。她再次晕死过去了……

南山路公安局刑警支队队长办公室。

一个女子紧缩眉头,看着手中一堆照片和文件,陷入沉思。

她名叫尚飞菲,今年二十四岁。公安大学刑侦专业毕业后,由于头脑聪明,身手敏捷,做事冷静,又有条理,屡破奇案。

短短两年就成了刑警支队最年轻的队长。

她眼前的那些照片拍摄的是一家餐厅的包间,也是昨晚发生命案的凶案现场照片。

一名男子眉心中弹,当场死亡。之前与他一起共进晚餐的女友也失踪了。

尽管这几年如此血腥的照片她见过很多,也习以为常了。

但此时此刻,她的心情却极度沉重,甚至是担心和着急得有些发狂。

因为失踪的女子名叫燕香泥,是她的高中同学,也是她关系最好的闺蜜之一。还有一个闺蜜名叫安静宝。

当初她和燕香泥以及安静宝都在同一个高中上学。由于三人均如同出水芙蓉一般得美艳动人,自然而然地成了全校公认的三个校花。

三个女孩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闺蜜,经常一起上学,放学,嬉戏打闹,无论去哪里都形影不离。

只是燕香泥因为后来被国家游泳队选中,为了训练,就很少来上课了。

等到高中毕业后,尚飞菲考入了公安大学刑侦系。燕香泥依然在国家游泳队服役。而安静宝就读于外国语学院。

尽管不能继续朝夕相处了,但三个情同姐妹的女孩始终保持着联系。

在大学四年结束后,尚飞菲被分配到了南山路公安局刑侦支队当了一名刑警。

燕香泥由于常年高强度地训练,又时常受伤,家里人也不忍心她继续过如此艰苦封闭的生活了。

于是希望她能找个男朋友,早日结婚生子,过普通人的幸福生活。

在家人的建议下,燕香泥也想通了。带着伤痛最后参加了一次奥运会,并取得银牌的好成绩后,选择了退役。

离开国家队后,她找了一份简单的工作,边工作,边参加大学自考。也谈了一个男朋友,生活也算是稳定下来了。

至于安静宝在毕业后,又报名参加了南方航空公司的空中乘务员培训。培训结束后顺利的当了一名空姐。

三个昔日最好的闺蜜自从工作后,又在一个城市上班,来往越来越密切。

久而久之,在她们三个人心里,都把另外两个闺蜜当成亲姐妹一般对待,都视为心里最亲的亲人之一。

可是,最近连续发生的刑事案件却让尚飞菲心力憔悴。一个星期前,安静宝所服务的航班在起飞前被劫持。

在特警和恐怖分之的周旋下,乘客全部获救。但是十一名机组人员和恐怖分子却莫名其妙的失踪了。所以安静宝至今仍杳无音讯。

就在尚飞菲动用所有警力全力调查失踪空姐一案期间,又在昨晚不幸得知燕香泥在和男朋友外出用餐时,不但男朋友被枪杀,自己也失踪了。

两个最好的闺蜜都生死未卜,尚飞菲夜不能寐。她知道每晚一分钟找到她们,她们就多一分危险。

所以昨晚她又继续坚守岗位,指挥所有手下全程搜捕杀手。以及寻找燕香泥的下落。

可是,天亮了,依然没有任何有用的线索和消息。

疲惫不堪的尚飞菲喝着咖啡,心急如焚地在办公室里等待着她所期盼的好消息。

就在这个时候,传来一阵敲门声,和一声响亮的报告声,显然是手下回来了。

她连忙放下咖啡,大声回复一声:“进来。”

“报告队长,昨晚在丽都饭店紫荆花包间失踪的那个女孩,也就是您的朋友燕香泥已经找到了。”门开了以后,一个看上去一脸疲倦,满眼血丝的小伙子走到尚飞菲面前,大声地汇报道。

“太好了!她现在在哪呢?快说!”尚飞菲又激动又疲惫不堪得急切地问道。

“在陆军总院,据说是中了蛇毒,幸亏被一队夜间集训的部队官兵发现,并及时送到了陆军总院。目前虽然仍处于昏迷状态,但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被安排在住院部1506独立病房,里外都有人守护,请您放心。”小伙子快速地回复道。

“昨晚为了帮我找人,大家熬了一夜,辛苦了。你带他们出去好好吃一顿,算我账上。吃完都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好好睡上一觉。没日没夜地连续忙了一个星期了,大家都快撑不住了吧?我今晚把思绪整理一下,重新制定调查计划,从明天开始,继续全力追查恐怖分子下落。我现在去趟医院,去陪陪燕香泥,等她醒来,看能不能给我提供一些有用的线索。”尚飞菲说完,就冲了出去。

“队长,你不一起吃饭啊?队长……”小伙子话还没说完,就发现队长已经看不见身影了。只能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转身去完成队长安排地吃饭任务了。

在尚飞菲开车前往陆军总院的路上,莫名地收到了一条陌生人发来的短信。

她边开车,边随意地拿起手机,点开短信看了一眼,短信里只有一句话:安静宝还在我手里,燕香泥却意外逃脱,别侥幸哦,因为咱俩的游戏才刚刚开始。

尚飞菲猛地一脚踩住刹车,仔细查看来电号码,想要知道对方是谁。

尚飞菲又将短信转发警局技术科,帮忙追查号码来源。

当尚飞菲到达医院时,技术科的结果也出来了。只是经技术科仔细分析追查后,却一无所获。

显然对方却是早有准备,所显示的号码也是非手机号的一串奇怪数字。

尚飞菲忽然明白,安静宝和燕香泥的失踪并非巧合,应该是早有预谋的,而且还是刻意针对自己而来。

在知道自己是一名调查能力优秀的刑警支队队长后,还敢发这样的短信提醒自己,足以证明对方很有信心不会被自己抓到。

只是,对方所谓的游戏是指什么呢?

对方最终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既然是游戏,总得有游戏规则吧,应该有时间限制吧。

就这么普通的一个短信,什么也说明不了,仅仅只是个带点警告的提醒而已。

桂芍镇痫片那有卖
太原中医癫痫专家
癫痫病对儿童有什么危害

友情链接:

崇雅黜浮网 | 张彻五虎将 | 合同法经典案例 | 盗梦空间片尾曲 | 乱世佳人主题曲 | 年北京户口 | 母婴店赚钱吗